哈金台北演讲全文:你的过去写在脸上,遮掩就

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2017-10-01 13:07
浏览:

我这次《折腾到底》这个书,也就是说我想在这上面做一些尝试,主要的是因为这个题材本身不那么宏壮,是关于一本小说的事,这个小说再关于小说,本身就容易没有意思,本身就好像不强的题材,但是我要想创造一个喜剧的表面,读者愿意读下去。在英语写作当中,至少有一种说法,就是拍电影,拍喜剧都有一个说法,就是说亲笔写,不管多么严肃,多么沉重的题材故事,要尽量把它变轻一些,这个很难做到,但我想尽办法这样做。所以为什么叙述者是在用第一人称来叙述,我想追求一种语言,读者一读就知道这不是当母语而是英语在说话,他读就觉得很自然。这就有些问题,实际上从汉语就介过去了,这是另一种风趣,有些我们母语当中觉得这很天然的东西,但是你把它再重新塑造一下,在另外一个语言当中出现就变成了另一种非常有意思的现象。比方说我们撒弥天大谎,但在英语当中没有人这么说过,但是他们都明白,他一看就是外来来的,一看有一种喜剧的效果,就是别的语言的资源来介入,我觉得也是很宝贵的。所以说为什么我想创造用第一人称来叙述,第一人称是一个外人,他的语言当中总有一些滑稽的成分。

但是我刚才一开始提到那几种宏大叙述,我觉得汉语文学当中实际上是一个缺陷的,那也是一个伟大小说,在座当中有哪一位要写伟大的汉语小说?那是一个很好的空间,一个巨大的空间,我们文学传统中有这样的成分但是没发展到那个程度。

我先说这些,希望各位有问题,要是对话的话我可能说的更有逻辑。

哈金回答读者提问

以下是读者提问环节:

读者: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您前几年出版的《落地》,那其实就是很明显大量运用了这场技巧。我记得那篇《互联网之灾》里面有一句,中文版名字翻成牛排打狗,你也不把它译成肉包子,相信您是想要让读者体会那种外来者对声音的感觉。那这一次跟《落地》相比有什么样不一样,或者您觉得您多做到了什么东西?可不可以跟我们介绍一下。

哈金:你说的对,因为《落地》,他们都是移民,特别他们对话,尤其他们的语言明显的有汉语的风味,我故意这么表达出来。您说的牛排打狗,包子打狗,实际上我最后也没决定。但是我当时决定在繁体字版用的牛排打狗,实际上多多少少硬,有点英文原文的感觉,但是大陆简体字版他们给用成包子打狗。但是这个问题也没有什么固定的规律,只能是根据当时的感觉走。但是有很多,其实有很多书目汉语跟英语不一样,ground fall,汉语跟英语不一样,因为我们汉语当中的fall,落地就要生根,它的回声不一样,那英语就不一样,ground fall,从言调上来看,英语完全是另一种文化,语言产生的感觉不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