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员们收的劳力士去哪儿了?

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2017-10-06 11:01
浏览:

原标题:官员们收的劳力士去哪儿了?

6月10日,一场特殊的拍卖会,在武汉举行。

拍卖会现场,有人花7万多元低调拿下两款名表、有人以5.6万元拿下金条、还有人花2.4万元拿下6瓶十五年的茅台。

准备参拍的市民参观玉石拍品预展

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注意到,这是武汉举行的第三次公务人员上缴物品拍卖会。

说起这个拍卖会,在武汉可有一定的历史了。

2015年,武汉市出台了《武汉市党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礼品、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登记上缴管理办法》,规定全市各级党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必须严格遵守中央和省、市有关规定,不得违规收送礼品、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。

其中规定,“对未能拒收的礼品、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,自收受之日起,须在一个月内主动上交”。

也就是说,这些拍卖品,都是国家公务人员“对未能拒收的礼品”。

此前在2014年11月和2017年4月,武汉分别举行了两场公务人员上缴物品拍卖会,成交量均过百万。

那么,这些“未能拒收的礼品”中,都有啥宝贝呢?

在日前此次拍卖会中,现场501组物品有499组成交,成交总价99.4万元。前述的两块名表,一块为劳力士,标签价格61640元,起拍价格22750元,最后以4万元成交;另一块为卡地亚手表,以3.2万元成交。

拍卖的劳力士等19块名表

除此之外,还包含购物卡、金银珠宝首饰、手表、名牌箱包、电子产品及生活用品、服装、鞋类。

另外,纪念币、邮票、名家书画、工艺品等也在拍品之列。如莫言的书法《无心插柳》,经过几轮拍卖,以7200元成交;另一幅范曾的画作《神威钟馗》,以8000元的价格拍出。

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注意到,除了上述公务人员主动上交的“未能拒收”的礼品,十八大后,还有一些落马官员收受的赃物,也在新闻报道、裁判文书中被陆续曝光。

如“爱玉成痴”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,曾49次收受字画、玉石,折合人民币1348万元;广州市民政局原局长李治臻也是名表爱好者,曾收受帝陀手表和浪琴手表各一块,还有佛像茶座、太师椅、榆木椅、鸡翅木鞋柜、玉石彩雕等;深圳市政协原主席黄志光收受的一张香枝木罗汉床,被鉴定为价值27万元。

倪发科收受的玉石

那么,他们收受的赃物,是被如何处置的呢?

根据《监察机关没收追缴和责令退赔财物办法》规定:监察机关没收的财物,一律上缴国库。

中纪委案件监管室案件协调处处长韩晋萍曾介绍,纪委还会对“应当交公而没有交公”的礼品进行追缴。追缴之后,“依法不应当退回、退赔,或者是因为客观原因不能退回、不能退赔的,应当上缴国库”。

根据《办法》规定,“没收的物品,追缴、责令退赔应上缴国库的物品,应当委托指定的商业部门变卖或者拍卖行拍卖”。

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注意到,人称“武爷”的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、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,其多年“收藏”的千余件字画、古玩、名表,就被天津一家拍卖行分3次拍卖。

据媒体报道,武长顺的赃物大部分是明清和近现代名人字画。其中范曾的书画作品多达11幅,另有张大千的书法一幅和著名花鸟画大师爱新觉罗·溥佐的《五马图》《兰草》等名作。

武长顺收受的《绢本四美图》,起拍价260万元

此外,武长顺被拍卖的赃物还有数百件文物古玩,上百件玉器翡翠,镀金清朝铜释迦牟尼坐像,百达翡丽、江诗丹顿等45块世界名表,可谓“价值连城”。

今年5月27日,武长顺被判终身监禁,其涉案金额被确定为5.3797亿元。

在前述的《武汉市党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礼品、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登记上缴管理办法》中也规定,“礼品、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,由财政部门按照财政管理规定予以拍卖,或委托有关部门兑现,拍卖或兑现所得缴入同级国家金库。”

此外,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,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黄京平曾介绍,在有的案件中,纪检部门依法查扣的款项和冻结的资产,如果最终未被法院认定为赃款的,将依法退还当事人。

“政事儿”(微信ID:gcxxjgzh)撰稿/新京报记者许腾飞  校对 郭利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