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者观察:南都、友成、腾讯、壹基金的十年

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2017-10-11 11:49
浏览:


 5月9日,由南都基金会等发起的中国好公益平台首次线上路演。做平台,为公益慈善行业发展提供支撑,已经成为四家基金会不约而同的目标。


“不约而同”,十年之前,2007年3月1日,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(以下简称友成基金会)成立;4月19日,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发起(后发展为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,简称壹基金);5月11日,南都公益基金会成立;6月26日,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成立。

翻一下2004至2007年间成立的基金会列表,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,2007年的确出现了最多对现在公益行业弥足轻重的基金会,尤其是非公募基金会。

各位创始人虽未相约,但碰到一起也并非偶然。在公认的“公益元年”2008年到来前,《基金会管理条例》在2004年的出台,此后两年,陆续有非公募基金会成立,有公益人意识到民间力量的崛起,也有越来越多企业家和企业意识到社会责任的重要,从而踏上了公益这条船。

失败的基金会各有各的问题,成功的基金会也不全都一样。放在一起,并非有意对比。

南都公益基金会:

行业支持、项目迭代、理事会

2016年时,南都公益基金会(以下简称南都基金会)发起人周庆治与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(以下简称腾讯基金会)发起人陈一丹有过一次对话,提到各自创办基金会的时候,两人互不相识。

南都基金会的发起源自周庆治和徐永光的缘分,以及发展第三部门的共同理想。基金会原始资金1亿元,部分用于长期投资,南都集团又陆续捐赠1.97亿元用于项目开展。

资金稳定对于非公募基金会(尤其是企业出资的)来说非常重要,是稳定的基础保障。眼前就有不少非公募基金会因资金问题而削减原始资金、减少项目投入甚至于机构难以为继的案例。

当然,钱不是最重要的,徐永光在十周年庆典上介绍理事会时,说到自己的方案被理事会否定:“南都基金会最大的价值不是钱、项目,否定了没关系,南都最大的价值就是这样的一个理事会。”这也是南都基金会十周年各种采访中反复提及的关键词。

徐永光表示,南都基金会的执行团队中,从2007年成立做到现在的,只有两个人,他自己和另外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。但人员的更换并没有对基金会的发展造成太多不良影响。南都基金会能够一直保持机构的个性、一致性,并且根据实际环境做出战略迭代,得益于它相对稳定、构成合理、决策力强的理事会。

南都基金会历届理事中,包含了出资方成员,经常提出反对意见、坚决否定发起人夫人赵亦斓做副秘书长、“让人又爱又恨”的业内专家康晓光,从来没有满意过的林旦,以否定徐永光提议为己任的黄传会,哈佛商学院MBA杨懿梅……

南都基金会的理事会会议还有个很大的特点,是有基金会执行团队共同参会。一线的工作人员和决策层共同讨论、争执、磨合、产生新的战略规划。南都共做了三次战略规划,第三次以社会创新规模化为核心主题,挑战比较大,一个战略规划做了一年半,经过三次理事会讨论,说明做一个决策要多么慎重。

腾讯基金会:平台、互联网+

在去年那次与周庆治的对话中,陈一丹讲到腾讯第一次做公益是2002年,给广东清远一个学校捐赠了库存的电脑,20台左右。

腾讯成立基金会,最初要做的也是教育,先跟着希望工程、春蕾小学学习怎么做,发现硬件有了,还缺软件,于是开始做新乡村行动。之后腾讯基金会做了扶贫、支持社会组织发展、生态及文化保育、救灾等诸多项目。陈一丹认为最满意的还是腾讯网络公益平台,它链接了NGO和广大的网民。

2007年6月,腾讯公益网一期上线,和中国青基会、中国儿基会、中国扶贫基金会以及当年的李连杰壹基金计划等公益组织合作。当年累计募集资金近15万元。网络捐赠在2008年有一个小爆发,2013年累计为合作的公募机构筹款超过5000万元,较2012年增长近1倍。

同样在2013年,微信与公益结合,开启了移动互联网捐赠时代。2015年99公益日启动,超过200万人次捐款1.27亿。2016年,99公益日共计捐款3.05亿元,共有677万人次参与,为3643个在筹公益项目献出力量,捐款金额达到上年的2.4倍,参与人次达到3.3倍。

腾讯最大的优势是互联网,但将这个长项与公益完美结合,也经过了多年的摸索。这其中也得益于移动互联网、移动支付的快速发展,让NGO和公众更加便捷地在网络实现捐赠和项目反馈。

壹基金:探路者、人人公益

几家基金会中,壹基金的机构发展之路可以说最为曲折。从中国红十字会下的专项计划,到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的非公募基金会形式,2010年底落地深圳终获公募资格,也成为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。为了在制度上划开这个小口,李连杰曾笑称自己“用尽了前半辈子的人脉关系”。

在战略规划上,壹基金也进行了几次调整。如果说南都的战略转型有清晰的迭代路径,壹基金的战略规划则略显无序。一位业内人士认为,壹基金的基本由企业家组成的理事会,做决策时不太专业。

深圳公募后,壹基金在2011年发布新战略,“一个平台+三个领域”,即搭建专业透明的壹基金公益平台,专注于灾害救助、儿童关怀、公益人才培养。当时的战略规划制定过程,借助了咨询公司:“壹基金战略规划项目自2011年2月启动,在国际知名管理咨询公司贝恩咨询的协助下,历时4个月完成。”

2014年2月,壹基金第二届理事会宣布,未来三年壹基金新的战略目标将聚焦灾害救助领域。将宽泛的救助范围缩减,此前的许多品牌项目停止或减少投入,许多项目官员离开了壹基金。这个战略之前,2013年雅安地震,壹基金接收捐款3.86亿元,制定了为期5年的使用规划。而直到现在,仍然每年一次地受到公众对于“花钱慢”甚至更严重的“贪腐”质疑。

2016年,壹基金再次对机构发展定位进行了梳理、调整,现任秘书长李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介绍:“以参与最大化为指导思想,确立了平台战略。‘平台’的入口是筹款,其中最主要的是以月捐为策略的持续捐赠,出口是以‘联合公益’为主要形式的项目开展。”战略调整的同时,也伴随着机构人员的换血。

壹基金以开拓者的姿态闯入公益行业,承载了公众对民间公益机构的巨大期待。如今“沉默中修炼内功”的壹基金仍然愿意做探路者,我们也对它战略调整后的发展成果拭目以待。

李劲这样对记者形容壹基金的价值:从成立到2015年,总共收入11亿~12亿,如果用这笔钱去修建深圳海边的高速公路,也就三四公里,但壹基金的价值就是三四公里高速公路吗?显然不是,我们要做对公益有价值的事情,这个事情可能不是市场导向的,不是简单回应市场需求,但一定是能够引领公益未来发展的,我们愿意做“探路者”。

无独有偶,徐永光也是用几乎相同的比喻来形容希望工程:希望工程25年筹资一百多亿,从经济角度一百亿等价10多公里高铁成本。但希望工程最重要的是社会价值,它解决了贫困地区学生教育问题,产生了公众信任,让更多的人为了一个目标一起行动。

友成基金会:创新、扶贫、社会企业

友成基金会前几日举行十周年庆典,主题是“向社会创新致敬”,再适合它不过。友成十年来不变的宗旨就是社会创新。“人类进步是由永无止境的社会创新和变革推动的。”友成基金会理事长王平这样讲。

以“双师教学”为例,项目中每个试验班有两个教师一起开展教学活动,一个是人大附中的老师,负责网络远程主讲;一个是项目学校的老师,负责提前备课、整合人大附中的课程资源、选择合适的教学模式和日常教学辅导。利用互联网,让教育资源匮乏地区的孩子享受同样优等的教育,同时把很多机构在做的教师培训也做了。

十年间,友成基金会自主研发试点了包括社会价值投资联盟(深圳)、中国扶贫志愿者行动计划、友成志愿者驿站、友成小鹰计划、友成常青义教、双师教学、友成创业咖啡、公益路人甲在内的创新性平台项目16个,资助各类社会组织和社会企业252个。刚刚启动的猎鹰加速器计划,将为有实力、有意愿、有方法、有行动的社会创新创业精英加速。

近段时间,外界有对友成基金会资金情况的忧虑。与其他几家不同,友成的捐赠来自于不同的企业和企业家。从年报数据来看,友成近年来的捐赠情况的确一般。

2016年年报中对基金会本年成绩和不足的总结中写道:在整体经济下行影响下,基金会2016年度筹资情况不甚理想。2016年净资产总额1.68亿(2015年的1.96亿)是近年来最低点。

从收入情况来看,2016年收入2667万,其中现金捐赠1105万,非现金捐赠1859万,投资是负数:-300万。2015年收入4416万,其中2192万现金捐赠,2083万物资捐赠,投资收益129万。另一方面,年度支出处于平稳增加的趋势,相应的,公益事业支出占上年度基金余额的比例在增加,2014~2016年均在20%以上。

2015年1月召开的友成基金会二届六次理事会议上,将“关于尝试转型为全国性公募基金会的讨论”设为议题之一,但并未通过。

■ 本报记者 王会贤